_teuk_凌の夢

TIMESVISION 透释:

Timesvision  透释  CY

Photographer  Pan

Stylist  Fionie

Make up  Ying


但愿与你共聚,互诉往事——我的摄影2014

龙虾酱:





2013年底,我终于来到了一度让我日思夜梦的厦门,作为一年中游历的第十三个城市,本愿它能是我这一年、也能是接下来一段时间内浪漫安定的归宿,却彻底打了我理想主义的脸瓜子,令我的整个2014都狼狈不堪。


也罢也罢,波折与不安定让我不得不重新思考许多东西。我的摄影也由于不再有之前那样天南地北采风的机会,而更多地成为我思考生活的方式。





独自一人逛超市是我这两年在外的消遣之一,初来厦门尚且对于周遭一切充满好奇,买菜时也乐于发现并记录下这一有趣的一幕。






回望初来时在何厝渔村的三个月暗无天日也不失一些浓浓的人情:上班疾行15分钟穿越的逼仄巷道,隐藏着大大小小,红红绿绿的闽台古厝,香火不断;斑驳阳光下剥海蛎的阿婆,想必该是不错的纪实画面,可惜每次的疾行,无心拍摄,倒是留下这么两张,聊以纪念。





直到春节前的假期,我才收拾了回家的心情,揣着相机造访厦大和南普陀,这张南普陀的鸽子,背后是厦大凯思楼。这张图也是我迄今为止最喜欢的一张黑白胶片。



厦大的水库,在冬日阳光下静谧的船艇。这时的相机开始出现如首图中的故障,接连毁了好几张不错的底片,导致我接下来的土楼行程几乎没有出片。





南靖小城的后现代建筑,只是当时阳光太好,水面太平,留下这张异世界般的底片。





塔下村的清晨。应该是拍完这张以后,相机就彻底报废,剩余的土楼之行,完全只能用手机镜头记录。





在何厝住了三个月后,我又搬去了另一个渔村,黄厝。那台坏了的宾德相机一直放着积灰,好在新买的数码相机帮我留住了不少美好的瞬间。黄厝的社区戏台,正在上演当地的特色戏曲,只是我之于民俗戏曲,好比趴在台前张望的小朋友,陌生而好奇。喜欢这里生活的味道。





三四月的厦门总是淫雨霏霏,即使不下雨也很难见到阳光。阴雨后的霞西路旧宅,有些哥特气氛。







连天的阴雨令人沮丧,不过就像那首歌所唱,即使是被雨淋得湿透,不应该依旧昂头挺胸么?


But there's one thing I know----


The blues they send to meet me won't defeat me.


It won't be long till happiness steps up to greet me.


Raindrops keep falling on my head,


But that doesn't mean my eyes will soon be turning red.


Crying is not for me,


'Cause I'm never gonna stop the rain by complaining.


Because I'm free, nothing's worrying me.






生活有时远远比被淋湿糟的多,但生活还得继续啊!






谁知道沙坡尾的老船坞经历了多少风雨,也知道怀揣理想的人儿体会了多少风霜?





世界地球日的绿植,爱它的生机与幽默。






盛夏白城的落日余晖,只是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多少次这样迷茫地独行,谁知道心底的孤独和叹息。










六月份的第二次土楼之行,修好了相机,却由于天气原因,没能出片。倒是在土楼内的幽暗空间里捕捉到了一张。然后是厦大水库的游泳者,顶澳仔对面的木制邮箱,还有八市的海鲜摊一瞥,最后张的便是我在厦门的最后一张底片,演武大桥的长曝光夜景,唯一一张胶片长曝,竟也是美轮美奂。






从未想过回家后会如此狼狈,一度让我怀疑自己的价值观,怀疑自己之前的经历,怀疑爱上摄影,2014年的下半年乱作一团,也鲜有心情探寻与拍摄。但时间终究是良药,摄影于我亦然。回归平凡,也要发现平凡之美,接受平凡才能拥有繁华。雨后窗外的魔幻夜空还有南下塘安详的夜色。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船长看你。有梦想终究是好的,因为你在追梦的同时,也装饰了别人的梦。






文山的孩子与平江路的老人。





最后让我送你一页蓝天!





最后的最后,追梦人啊,愿你能独立、勇敢、坚强,一如既往地去追梦。难吗?It's easy if you try!









黄晟晟:

再见,庞贝。“有一种震撼穿过一千九百年的时间直接抵达我们身上,而且显然还会震撼下去,那就是人类群体在毫无预告的情况下集体死亡,霎时毁灭。”